瑾怀

秋水✔:

祝杰西卡生日快乐,恭喜今年出道了呐。

阿玄芨:

祝小队长十八岁生日快乐!恭喜出道!万千星辰为你加冕!希望你的荣耀永不散场(比心)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文豪野犬】【森鸥外x原创女主】八十八夜茶摘3

第三章

        森鸥外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了,澄澈的淡金铺展开,像极了梵高笔下生机蓬勃的向日葵。森鸥外窝在椅子里欣赏了一会窗外的景色,才欲起身。他拿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毯,无意间却带掉茶几上的书。
        一张边角已经泛浅的桃红色便利贴,从书页间飘出,看起来与厚重的书皮并不搭调。森鸥外不以为意,拾起便利贴,端详了一会,就重新放回书页里。他似想起了什么,心情颇好地走到办公桌后开始批示文件。
       摊在最上面的是来自异能特务科内港黑插入的暗线带来的消息,异能特务科本不为平民所知,最近正准备借政府在横滨召开的生研研务会的幌子,从中秘密调出几位生物研究专家作为研究针对异能削减药物的基线数据提供者,参与研究。
           人数未知,人员未知,目的更无法琢磨。这倒是有些棘手,本来港黑与武侦的合作刚开始不长时间,关系也不算完全破冰回暖。外有钟塔侍从还有组合,组合尚好说,钟塔侍从却麻烦很多。现在特务科也要插一脚,横滨的水越混,他们不应该更高兴吗。如今这步棋,倒让人看不透。走一步,算一步,首先查清人员情况。
        这边韫弦一行人打着哈欠上横滨街上找家早餐店。“千代都怪你,订个酒店前不好看一下有没有早餐。你也知道昨晚视频交流会结束有多晚,我都打算叫客房服务,这倒好现在只能上街觅食。”千秋揉着眼睛,嘟囔道。
韫弦最近想是重新适应了横滨的环境,睡眠质量有所提升,此时不是特别困。三位女士走在街上,此时还有些酒吧未歇业,门前未见萧条。韫弦觉得这条街给自己一种分外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街尾那家旧书店黑色的店铺名倏尔撞进她的眼,正在这个时候千秋拉住她的手“快走啦小韫弦,千代将功赎过,终于找到一家早餐店,”她的手指指着紧挨在旧书店旁的早餐店。韫弦的步伐突然快了几步。
           韫弦匆匆扒了几口饭,抛下还在吃的两人,就借口去已经开了门的旧书店逛逛。她进了门,书店房梁还是那么矮,现在的自己都要弯腰进去。她依着脑中的记忆七拐八拐,终于走到记忆指引的终点,这家书店的留言墙。
         她的手指一一摩挲着每张便利贴,便利贴什么颜色都有,淡蓝色,深紫色,桃红色等等。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携有惊喜还有几分自得,十六岁的她曾在这墙下认认真真地写下这句话,当看见蓦然出现在门边的黑色衣角,仓皇地找了个偏僻地方把便利贴粘到墙上。她不想让他看到这便条,不想看见他眼里缀满若有若无的嘲讽,因为这自由是她和他交易达成的结果。她还特意签上母亲给自己取的字—迈兮,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小姐,该走了,船已经来了。”斜靠在门边上的男人闲闲地开口。
           她转身,扯出一个微笑“劳烦森医生有空陪我等船,多谢森医生了,余下的路便由我自己走吧。”韫弦欠了欠身,拖着行李行至男人身边,再多一步便可擦肩而过。
          男人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至自己身前,“不麻烦,。毕竟作为首领一直豢养在密室里用来待他死后搅混水的毒蛇,小姐你的情报可比别人有利的多。还是最初的那句话'很荣幸见到你,小姐',你有什么临别赠言吗?”
       “呐,森医生的语气好像在讨我的遗言。我现在到很怀疑,自己等会未出去就已经血溅三尺了。”开玩笑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她这个年纪女孩子的撒娇意味。她抬头看向森鸥外,思虑良久才正色道“等你上位后,取消五大干部,严明四大干部吧。港黑不需要我这样一个影子干部,更不需要一个没有异能的干部。”
       语毕,她发现森鸥外阴沉的神色仍未改,觉得纳闷,便笑着添了句“我走啦。”说罢便拖着箱子绕开他出门了。身后的男人再也没有更多的动作。
       那时韫弦的心里没有过悸动,那是假的。森鸥外毕竟是她囚禁生活中接触的为数不多且不让她生厌的人。可是她心里很明了:有的人他生来不属于任何人,当他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就已是奇迹。森鸥外或许就是彗星,她幸运地在一生的时光里遇见过一次,这便足够了。于她而言,何求后续?何来结果?她从不强求。
       她知道横滨现如今已算是他的地盘,研务会是推脱不开才来的,如今这个结果她很满意。
       转身正欲和千秋她们会合,目光却一瞬间锁住门边的男人。
       老天是见不得她欢喜片刻,是吗?多年未见,他样貌改变不大,依旧是那副走哪都能迷死一大堆小姑娘的模样。着装风格在她看来有较大差别,黑色风衣加暗红色围巾,还真符合他在暗处拨弄风云的形象。
       不能再叫他森医生了,叫首领的话,他大概也取消了五大首领,不如......“森先生,好久不见。”她露出浅浅笑意。
       森鸥外第一时间并未答腔,只是上下打量了她很长时间。她变瘦了,褪去一身稚气,身姿如夕阳下的金柳般抽开枝条,自有一番妩媚与韵味在其中。还是有拽着衣边的习惯,还这么畏惧自己?那自己就靠的再近些。
        “森先生,我来横滨就是来开个研务会,明后天就离开。”当初自己就觉察出他的疑心颇重,若不解释清楚,恐怕夜长梦多。如今自己与他之间地位大不相同,踏进横滨那一刻起,她的生死便是他一念之间的事情,自己所有身价早就在多年前换就自由二字了。
         森鸥外并不多言,似乎看出杜韫弦对他的戒备。他笑了笑,侧身为她让开过道,放她离开。
         研务会?来日方长。


【文豪野犬】【森鸥外x原创女主】八十八夜茶摘2

*ooc慎入
*私设如山
*基辛格爷爷的名言出没
*森先生又在一半时候出现,我保证下一章就不会了
*求小红花
*不定时更新
祝大家阅读愉快!





第二章
        “杜小姐,你以前来过横滨吗?”千代子望着窗外向后快速倒退的景色,转头笑问后座的杜韫弦。
       “没有过,景色很不错。”囚在密室里,只有一扇天窗,也不算来过吧。
        “那正好,在这个研务会间隙间,咱们好好去逛逛横滨。横滨的中华街,三溪园可是很有名哦。”千代子女士在韫弦眼里是一个虽有子女但不拘泥于日本传统家庭妇女形象的职业女性,她若邀请,她还是会去的。
         “哎哎哎,这就不对了。千代你可就太偏心,虽说韫弦是咱们这里年龄最小的,但也不能落下我这个韫弦师姐,对吧?”坐在韫弦旁边的五十岚千秋收了手机,插了一句,“至于志田君,九道老师的签到薄就拜托你了。”早稻田大学生物研究系秋九道老师的课是出了名的枯燥。
       坐在最右边的男士穿着一件休闲T恤,丝毫看不出一个身为研究狂人的理科男。他笑着接腔“千秋姐有空去中华街,我想也自然有时间去书店,找老师要的几本参考书吧。”五十岚千秋和穆信志田是同一个博士生导师,找参考书这项苦差一向是他们折磨学弟学妹的方法之一。
       最后的解决方法,当然就是五十岚千秋拖着众人霸着首场会议开始前的三小时进了横滨最大的书店。
       杜韫弦挑了个偏僻处磨洋工,她实在不想走半步,困得很。韫弦自今早凌晨梦醒后,洗了个澡就再也睡不着了。眼前晃的都是过去零零碎碎的记忆。
       这样不行的,她拿起一本书,仔细辨认下是否是千秋要找的书。拿起书的手在这时却顿在那。深蓝的书皮似乎与记忆中的颜色不符,应该是再版了。封皮赫然写着:世界秩序 作者 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一只手无声地将人潮中的她推进回忆里。
       那是距离第一次见他应该大约过去半个月之后,他又来为她做检查。他来之前应该还做了别的事很急,带一个公文包过来,公文包的扣系的不紧。他给她做检查时,她总是故作不经意地转头,以很小的角度,想看清公文包露出的淡紫色一角究竟是什么。她不怕他猜忌她想要窃取机密,因为她肯定的是港黑内部的文件流通纸并不是这样,毕竟她已经见过无数次。
    终于在她第四次转头,他发作了。他无奈地以很柔和的力道把她的头扳正,眼神对上她时眸中警告与无奈意味甚浓。他抽出公文包里的书,摆在桌上,然后便用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韫弦的视线。
    光影在他的指尖跳跃,交织着变。韫弦无法描述,但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的眼对着她时,那少见的柔和的妥协让她愿做低到尘埃的花,痴望着从尘埃中开放。可惜的是,她不甚清楚的是他一贯擅长以退为进,只有相当的资历,才够与他交涉。
       “小姐,等检查完再看不迟。”说完这话,韫弦乖乖地坐在那儿,不再转头,更不敢与他对视,因而未能看见他眼里的一泓笑意。终于检查结束,他的身子移开,开始收拾器械,准备离开。韫弦伸长脑袋,瞧一瞧究竟何方神圣。《世界秩序》基辛格著,这本自己倒也看过,战术为长,森医生看它做什么?她又想起莆子最近经常被调离她身边,以及回来时惶惶的神色,还有家庭老师深切的感叹,都让人感到港黑现今内部发生的争斗。至于争什么,很明显不是吗?难道父亲命不久矣,还是别的事缠身。
      难道森医生也有意......,第一次不敢往下细想,她读了无数遍现港黑的五大干部里并没有森鸥外这个名字。她压下紊乱的心绪,抓住最后的机会,在把书递还给森鸥外时,她缓缓开口道:“森医生知道我母亲的事吗?”
正收拾离开的身影并没有停顿,“我不知道,更无权过问首领私事。也希望小姐你不要提,于你于我并无好处。”说罢他脚下的步子并未停止。
       “我母亲是中国人,来日的交换生。颇有才情却因钱流落风月场,遇见我的父亲。后来,后来她死了,父亲终身未娶又怎样?权利是男人最好的春药,不是吗?”韫弦压着声线,故意作出一番怒不可遏,悲从中来的样子,一边悄悄观察森鸥外的神色。她需要知道他的立场,这对她很重要,明面上她与她的那个父亲是一条线上秋后的蚂蚱。暗地里,她又有自己的打算,永远离开这里

       森鸥外不是强忍着,恐怕都要失笑出声。这孩子为了探自己口风,引出基辛格的名言,这话头转的真僵硬。她的反应也很敏锐啊,刚扫到书名,便想到使出这招。不过囚她一人在深院学谋划策略,未曾实践,实在太稚嫩了。首领留她究竟何用?眼下还是要安抚这个小朋友,即使她会为他最后一步有帮助,他还是觉得很麻烦,摸一下白褂口袋里的手术刀,还要克制杀意。
       “首领不可能有危机,所有人的日程表已经排满了。”他话用了基辛格的名言作答,模模糊糊的答案奉还给她。
         门合上了。所有人?包括他,还是还有别人?韫弦跌坐在软垫上,摸不着头绪,又懊恼自己剑走偏锋把自己的过去吐露,却没达成目的,实在算不上最优效率。
       韫弦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有人打断了她。一个黄色头发的小姑娘撞到她,左不过十三岁,她单臂揽过她,护住孩子。
        小姑娘头发发质很软,让人禁不住摸一摸。小孩子机灵得很,很快退出她的怀抱,向她道谢。她弯弯唇角说没关系,转头看见几个形似保镖的人过来,头皮发麻神情窘迫含着恳求看着小姑娘,显然他们也知道是自己护卫不周。小姑娘摆摆手,保镖神情顿时放松下来,对韫弦态度更柔和了。看来这种事不是第一次,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父母疼爱得紧。
       小姑娘蹦蹦跳跳地离开,临走前还跟她说了自己的名字叫爱丽丝。韫弦并未留名,只有孩子执着于一次次遇见。韫弦转身与千秋等人离开。
        她一直走到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轿车前才停下,便有人为她开门。上车后,靠在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瞬间睁开眼,含笑地问她“爱丽丝酱,今天玩的开心吗?”爱丽丝看见男人的笑意,揪揪裙边说“开心,比和林太郎你一起玩开心多了,我还遇到一个漂亮的姐姐呢。”
       森鸥外并不接腔,使了眼色让司机发动汽车。一道黑色的身影隐没在都市街道间。

TBC



【文豪野犬】【森鸥外x原创女主】八十八夜的茶摘

*ooc慎入
*私设也许如山
*不定期更
*求评论,关注以及小红心
最后,祝各位阅读愉快






第一章
“杜韫弦小姐,欢迎您来到横滨。祝您有一个美好的假期!”韫弦道声谢,目送招待生将门带上,才放心地陷进软床里。身体的酸涩感在床垫的柔软映衬下愈发强烈,令人无法抗拒,好想睡一觉。
韫弦闭着眼一手解开自己衬衣的扣子,另一手揽过被子盖在身上。她慢吞吞地翻了个身,正打算就这样睡死过去,绵绵睡意却像有预兆一样,似潮水般褪去。韫弦睁开眼,待看清河岸对面高大的建筑物正是港黑总部大楼时,她怔了片刻轻笑出声。兜兜转转果然还是逃不开,是吗?
她耳畔旋即响起千代子明天过桥进内陆城早起的嘱托,韫弦认命地拉高被沿并阖上眼。短期而言,还是生物研究所负责人更恐怖些。至于长期,不知不觉她也获得了只顾现在这个幸运的机会。
唔,睡梦间是谁在唤她那个讨厌的日文名?
“结弦小姐,首领大人带了一位新的家庭医生给您检查身体。您应准备一下。”侍女半是通报半是命令的语气拿捏得恰到好处,可惜跪坐在竹织席上面的少女依旧纹丝不动,只回了句“有劳你了,莆子小姐。”她的目光仍胶着在棋盘上。
当竹屐敲击地砖声愈发模糊,杜韫弦,不,音结无弦才将在手中捏了很久的棋子掷回去,拂乱整个棋局。
自十三岁被囚至今,已是三载春秋。多少午夜梦回她在心里无声质问她的父亲,也就是现任港黑首领。既然自己在回来后的一年已被证实没有异能携带迹象,既然当初他愤懑地使出异能攻击自己,又为什么要留一口气呢?留自己超越干部级别的阅读权限,在这罅隙间兀兀穷年。
“森鸥外先生。您里边请,小姐就在里面候着您。”
“有劳了。”男声虽低沉,但年龄大概也不超过三十,韫弦如是想。
白大褂穿在这个男人身上,衬他的身形愈发修长,不禁让人想起富士山的冷杉。韫弦微不可见地眯了眯眼,男人内里衬衫上别着的章徽闪着的光有些刺目。这个男人未至而立,竟是港黑军备医总监。
在韫弦打量森鸥外时,森鸥外也在注视着她。他打入港黑已有些年头,敢攫取绝对权力的人不缺耐性,但在这关口触及首领的秘密,还是让人很诧异。这世上恐怕只有几个人知道首领有一个多病的女儿。
“你好,森鸥外先生。这么麻烦您,真是谢谢了。”再配上少女温和又不失礼的疏离的微笑,很好的伪装。
“一切皆是首领的嘱托,很荣幸见到你,小姐。”森鸥外打开医箱,取出听诊器。看来父亲已经将自己的情况交代的很清楚,她只需顺从。
冰凉的器械抚过微皱的衣料,带来被衣料包裹的皮肤的悸然。搭在器械边的手指有时也能擦过衣料,不知是不是韫弦的错觉,手指触上衣料时总带着密而不宣的狎昵之意。
她不自然地偏偏头,无意却露出她若幼女凝脂般白皙,细嫩的脖颈。她觉得有一道视线投来,炽热得几乎灼伤皮肤,却刹那收回,恍若无事。
她抬起头,特意眸色暗沉逼上他的目光,他泰然对上,唇角轻扬。
斯文,斯文败类。她静默地收回视线,等待这磨人的时间快快流掉。
“呼—”韫弦抹尽额上的薄汗,直起身子,自己已经好久没梦见他了。
第八十八夜,我踮起脚亲吻你指尖,喘息的平仄将我融成那抹嫣妍;又八十八夜,我却愿万顷碧波褪却,你我终成过眼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