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怀

【文豪野犬】【森鸥外x原创女主】八十八夜的茶摘

*ooc慎入
*私设也许如山
*不定期更
*求评论,关注以及小红心
最后,祝各位阅读愉快






第一章
“杜韫弦小姐,欢迎您来到横滨。祝您有一个美好的假期!”韫弦道声谢,目送招待生将门带上,才放心地陷进软床里。身体的酸涩感在床垫的柔软映衬下愈发强烈,令人无法抗拒,好想睡一觉。
韫弦闭着眼一手解开自己衬衣的扣子,另一手揽过被子盖在身上。她慢吞吞地翻了个身,正打算就这样睡死过去,绵绵睡意却像有预兆一样,似潮水般褪去。韫弦睁开眼,待看清河岸对面高大的建筑物正是港黑总部大楼时,她怔了片刻轻笑出声。兜兜转转果然还是逃不开,是吗?
她耳畔旋即响起千代子明天过桥进内陆城早起的嘱托,韫弦认命地拉高被沿并阖上眼。短期而言,还是生物研究所负责人更恐怖些。至于长期,不知不觉她也获得了只顾现在这个幸运的机会。
唔,睡梦间是谁在唤她那个讨厌的日文名?
“结弦小姐,首领大人带了一位新的家庭医生给您检查身体。您应准备一下。”侍女半是通报半是命令的语气拿捏得恰到好处,可惜跪坐在竹织席上面的少女依旧纹丝不动,只回了句“有劳你了,莆子小姐。”她的目光仍胶着在棋盘上。
当竹屐敲击地砖声愈发模糊,杜韫弦,不,音结无弦才将在手中捏了很久的棋子掷回去,拂乱整个棋局。
自十三岁被囚至今,已是三载春秋。多少午夜梦回她在心里无声质问她的父亲,也就是现任港黑首领。既然自己在回来后的一年已被证实没有异能携带迹象,既然当初他愤懑地使出异能攻击自己,又为什么要留一口气呢?留自己超越干部级别的阅读权限,在这罅隙间兀兀穷年。
“森鸥外先生。您里边请,小姐就在里面候着您。”
“有劳了。”男声虽低沉,但年龄大概也不超过三十,韫弦如是想。
白大褂穿在这个男人身上,衬他的身形愈发修长,不禁让人想起富士山的冷杉。韫弦微不可见地眯了眯眼,男人内里衬衫上别着的章徽闪着的光有些刺目。这个男人未至而立,竟是港黑军备医总监。
在韫弦打量森鸥外时,森鸥外也在注视着她。他打入港黑已有些年头,敢攫取绝对权力的人不缺耐性,但在这关口触及首领的秘密,还是让人很诧异。这世上恐怕只有几个人知道首领有一个多病的女儿。
“你好,森鸥外先生。这么麻烦您,真是谢谢了。”再配上少女温和又不失礼的疏离的微笑,很好的伪装。
“一切皆是首领的嘱托,很荣幸见到你,小姐。”森鸥外打开医箱,取出听诊器。看来父亲已经将自己的情况交代的很清楚,她只需顺从。
冰凉的器械抚过微皱的衣料,带来被衣料包裹的皮肤的悸然。搭在器械边的手指有时也能擦过衣料,不知是不是韫弦的错觉,手指触上衣料时总带着密而不宣的狎昵之意。
她不自然地偏偏头,无意却露出她若幼女凝脂般白皙,细嫩的脖颈。她觉得有一道视线投来,炽热得几乎灼伤皮肤,却刹那收回,恍若无事。
她抬起头,特意眸色暗沉逼上他的目光,他泰然对上,唇角轻扬。
斯文,斯文败类。她静默地收回视线,等待这磨人的时间快快流掉。
“呼—”韫弦抹尽额上的薄汗,直起身子,自己已经好久没梦见他了。
第八十八夜,我踮起脚亲吻你指尖,喘息的平仄将我融成那抹嫣妍;又八十八夜,我却愿万顷碧波褪却,你我终成过眼云烟。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