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怀

【文豪野犬】【森鸥外x原创女主】八十八夜茶摘2

*ooc慎入
*私设如山
*基辛格爷爷的名言出没
*森先生又在一半时候出现,我保证下一章就不会了
*求小红花
*不定时更新
祝大家阅读愉快!





第二章
        “杜小姐,你以前来过横滨吗?”千代子望着窗外向后快速倒退的景色,转头笑问后座的杜韫弦。
       “没有过,景色很不错。”囚在密室里,只有一扇天窗,也不算来过吧。
        “那正好,在这个研务会间隙间,咱们好好去逛逛横滨。横滨的中华街,三溪园可是很有名哦。”千代子女士在韫弦眼里是一个虽有子女但不拘泥于日本传统家庭妇女形象的职业女性,她若邀请,她还是会去的。
         “哎哎哎,这就不对了。千代你可就太偏心,虽说韫弦是咱们这里年龄最小的,但也不能落下我这个韫弦师姐,对吧?”坐在韫弦旁边的五十岚千秋收了手机,插了一句,“至于志田君,九道老师的签到薄就拜托你了。”早稻田大学生物研究系秋九道老师的课是出了名的枯燥。
       坐在最右边的男士穿着一件休闲T恤,丝毫看不出一个身为研究狂人的理科男。他笑着接腔“千秋姐有空去中华街,我想也自然有时间去书店,找老师要的几本参考书吧。”五十岚千秋和穆信志田是同一个博士生导师,找参考书这项苦差一向是他们折磨学弟学妹的方法之一。
       最后的解决方法,当然就是五十岚千秋拖着众人霸着首场会议开始前的三小时进了横滨最大的书店。
       杜韫弦挑了个偏僻处磨洋工,她实在不想走半步,困得很。韫弦自今早凌晨梦醒后,洗了个澡就再也睡不着了。眼前晃的都是过去零零碎碎的记忆。
       这样不行的,她拿起一本书,仔细辨认下是否是千秋要找的书。拿起书的手在这时却顿在那。深蓝的书皮似乎与记忆中的颜色不符,应该是再版了。封皮赫然写着:世界秩序 作者 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一只手无声地将人潮中的她推进回忆里。
       那是距离第一次见他应该大约过去半个月之后,他又来为她做检查。他来之前应该还做了别的事很急,带一个公文包过来,公文包的扣系的不紧。他给她做检查时,她总是故作不经意地转头,以很小的角度,想看清公文包露出的淡紫色一角究竟是什么。她不怕他猜忌她想要窃取机密,因为她肯定的是港黑内部的文件流通纸并不是这样,毕竟她已经见过无数次。
    终于在她第四次转头,他发作了。他无奈地以很柔和的力道把她的头扳正,眼神对上她时眸中警告与无奈意味甚浓。他抽出公文包里的书,摆在桌上,然后便用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韫弦的视线。
    光影在他的指尖跳跃,交织着变。韫弦无法描述,但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的眼对着她时,那少见的柔和的妥协让她愿做低到尘埃的花,痴望着从尘埃中开放。可惜的是,她不甚清楚的是他一贯擅长以退为进,只有相当的资历,才够与他交涉。
       “小姐,等检查完再看不迟。”说完这话,韫弦乖乖地坐在那儿,不再转头,更不敢与他对视,因而未能看见他眼里的一泓笑意。终于检查结束,他的身子移开,开始收拾器械,准备离开。韫弦伸长脑袋,瞧一瞧究竟何方神圣。《世界秩序》基辛格著,这本自己倒也看过,战术为长,森医生看它做什么?她又想起莆子最近经常被调离她身边,以及回来时惶惶的神色,还有家庭老师深切的感叹,都让人感到港黑现今内部发生的争斗。至于争什么,很明显不是吗?难道父亲命不久矣,还是别的事缠身。
      难道森医生也有意......,第一次不敢往下细想,她读了无数遍现港黑的五大干部里并没有森鸥外这个名字。她压下紊乱的心绪,抓住最后的机会,在把书递还给森鸥外时,她缓缓开口道:“森医生知道我母亲的事吗?”
正收拾离开的身影并没有停顿,“我不知道,更无权过问首领私事。也希望小姐你不要提,于你于我并无好处。”说罢他脚下的步子并未停止。
       “我母亲是中国人,来日的交换生。颇有才情却因钱流落风月场,遇见我的父亲。后来,后来她死了,父亲终身未娶又怎样?权利是男人最好的春药,不是吗?”韫弦压着声线,故意作出一番怒不可遏,悲从中来的样子,一边悄悄观察森鸥外的神色。她需要知道他的立场,这对她很重要,明面上她与她的那个父亲是一条线上秋后的蚂蚱。暗地里,她又有自己的打算,永远离开这里

       森鸥外不是强忍着,恐怕都要失笑出声。这孩子为了探自己口风,引出基辛格的名言,这话头转的真僵硬。她的反应也很敏锐啊,刚扫到书名,便想到使出这招。不过囚她一人在深院学谋划策略,未曾实践,实在太稚嫩了。首领留她究竟何用?眼下还是要安抚这个小朋友,即使她会为他最后一步有帮助,他还是觉得很麻烦,摸一下白褂口袋里的手术刀,还要克制杀意。
       “首领不可能有危机,所有人的日程表已经排满了。”他话用了基辛格的名言作答,模模糊糊的答案奉还给她。
         门合上了。所有人?包括他,还是还有别人?韫弦跌坐在软垫上,摸不着头绪,又懊恼自己剑走偏锋把自己的过去吐露,却没达成目的,实在算不上最优效率。
       韫弦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有人打断了她。一个黄色头发的小姑娘撞到她,左不过十三岁,她单臂揽过她,护住孩子。
        小姑娘头发发质很软,让人禁不住摸一摸。小孩子机灵得很,很快退出她的怀抱,向她道谢。她弯弯唇角说没关系,转头看见几个形似保镖的人过来,头皮发麻神情窘迫含着恳求看着小姑娘,显然他们也知道是自己护卫不周。小姑娘摆摆手,保镖神情顿时放松下来,对韫弦态度更柔和了。看来这种事不是第一次,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父母疼爱得紧。
       小姑娘蹦蹦跳跳地离开,临走前还跟她说了自己的名字叫爱丽丝。韫弦并未留名,只有孩子执着于一次次遇见。韫弦转身与千秋等人离开。
        她一直走到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轿车前才停下,便有人为她开门。上车后,靠在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瞬间睁开眼,含笑地问她“爱丽丝酱,今天玩的开心吗?”爱丽丝看见男人的笑意,揪揪裙边说“开心,比和林太郎你一起玩开心多了,我还遇到一个漂亮的姐姐呢。”
       森鸥外并不接腔,使了眼色让司机发动汽车。一道黑色的身影隐没在都市街道间。

TBC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