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怀

【文豪野犬】【森鸥外x原创女主】八十八夜茶摘3

第三章

        森鸥外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了,澄澈的淡金铺展开,像极了梵高笔下生机蓬勃的向日葵。森鸥外窝在椅子里欣赏了一会窗外的景色,才欲起身。他拿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毯,无意间却带掉茶几上的书。
        一张边角已经泛浅的桃红色便利贴,从书页间飘出,看起来与厚重的书皮并不搭调。森鸥外不以为意,拾起便利贴,端详了一会,就重新放回书页里。他似想起了什么,心情颇好地走到办公桌后开始批示文件。
       摊在最上面的是来自异能特务科内港黑插入的暗线带来的消息,异能特务科本不为平民所知,最近正准备借政府在横滨召开的生研研务会的幌子,从中秘密调出几位生物研究专家作为研究针对异能削减药物的基线数据提供者,参与研究。
           人数未知,人员未知,目的更无法琢磨。这倒是有些棘手,本来港黑与武侦的合作刚开始不长时间,关系也不算完全破冰回暖。外有钟塔侍从还有组合,组合尚好说,钟塔侍从却麻烦很多。现在特务科也要插一脚,横滨的水越混,他们不应该更高兴吗。如今这步棋,倒让人看不透。走一步,算一步,首先查清人员情况。
        这边韫弦一行人打着哈欠上横滨街上找家早餐店。“千代都怪你,订个酒店前不好看一下有没有早餐。你也知道昨晚视频交流会结束有多晚,我都打算叫客房服务,这倒好现在只能上街觅食。”千秋揉着眼睛,嘟囔道。
韫弦最近想是重新适应了横滨的环境,睡眠质量有所提升,此时不是特别困。三位女士走在街上,此时还有些酒吧未歇业,门前未见萧条。韫弦觉得这条街给自己一种分外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街尾那家旧书店黑色的店铺名倏尔撞进她的眼,正在这个时候千秋拉住她的手“快走啦小韫弦,千代将功赎过,终于找到一家早餐店,”她的手指指着紧挨在旧书店旁的早餐店。韫弦的步伐突然快了几步。
           韫弦匆匆扒了几口饭,抛下还在吃的两人,就借口去已经开了门的旧书店逛逛。她进了门,书店房梁还是那么矮,现在的自己都要弯腰进去。她依着脑中的记忆七拐八拐,终于走到记忆指引的终点,这家书店的留言墙。
         她的手指一一摩挲着每张便利贴,便利贴什么颜色都有,淡蓝色,深紫色,桃红色等等。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携有惊喜还有几分自得,十六岁的她曾在这墙下认认真真地写下这句话,当看见蓦然出现在门边的黑色衣角,仓皇地找了个偏僻地方把便利贴粘到墙上。她不想让他看到这便条,不想看见他眼里缀满若有若无的嘲讽,因为这自由是她和他交易达成的结果。她还特意签上母亲给自己取的字—迈兮,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小姐,该走了,船已经来了。”斜靠在门边上的男人闲闲地开口。
           她转身,扯出一个微笑“劳烦森医生有空陪我等船,多谢森医生了,余下的路便由我自己走吧。”韫弦欠了欠身,拖着行李行至男人身边,再多一步便可擦肩而过。
          男人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至自己身前,“不麻烦,。毕竟作为首领一直豢养在密室里用来待他死后搅混水的毒蛇,小姐你的情报可比别人有利的多。还是最初的那句话'很荣幸见到你,小姐',你有什么临别赠言吗?”
       “呐,森医生的语气好像在讨我的遗言。我现在到很怀疑,自己等会未出去就已经血溅三尺了。”开玩笑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她这个年纪女孩子的撒娇意味。她抬头看向森鸥外,思虑良久才正色道“等你上位后,取消五大干部,严明四大干部吧。港黑不需要我这样一个影子干部,更不需要一个没有异能的干部。”
       语毕,她发现森鸥外阴沉的神色仍未改,觉得纳闷,便笑着添了句“我走啦。”说罢便拖着箱子绕开他出门了。身后的男人再也没有更多的动作。
       那时韫弦的心里没有过悸动,那是假的。森鸥外毕竟是她囚禁生活中接触的为数不多且不让她生厌的人。可是她心里很明了:有的人他生来不属于任何人,当他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就已是奇迹。森鸥外或许就是彗星,她幸运地在一生的时光里遇见过一次,这便足够了。于她而言,何求后续?何来结果?她从不强求。
       她知道横滨现如今已算是他的地盘,研务会是推脱不开才来的,如今这个结果她很满意。
       转身正欲和千秋她们会合,目光却一瞬间锁住门边的男人。
       老天是见不得她欢喜片刻,是吗?多年未见,他样貌改变不大,依旧是那副走哪都能迷死一大堆小姑娘的模样。着装风格在她看来有较大差别,黑色风衣加暗红色围巾,还真符合他在暗处拨弄风云的形象。
       不能再叫他森医生了,叫首领的话,他大概也取消了五大首领,不如......“森先生,好久不见。”她露出浅浅笑意。
       森鸥外第一时间并未答腔,只是上下打量了她很长时间。她变瘦了,褪去一身稚气,身姿如夕阳下的金柳般抽开枝条,自有一番妩媚与韵味在其中。还是有拽着衣边的习惯,还这么畏惧自己?那自己就靠的再近些。
        “森先生,我来横滨就是来开个研务会,明后天就离开。”当初自己就觉察出他的疑心颇重,若不解释清楚,恐怕夜长梦多。如今自己与他之间地位大不相同,踏进横滨那一刻起,她的生死便是他一念之间的事情,自己所有身价早就在多年前换就自由二字了。
         森鸥外并不多言,似乎看出杜韫弦对他的戒备。他笑了笑,侧身为她让开过道,放她离开。
         研务会?来日方长。


评论(2)

热度(27)